【霞客网】徐霞客网 霞客旅游网 霞客摄影网

894

主题

0

好友

3346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发表于 2019-9-3 09:22:34 |显示全部楼层

这是一座活动桥,每部车都要跟据各车的轮距调整垫木



今天的新藏公路路况有了很大改善,通行的车辆也越来越多了


挺进大红柳滩,一路上风光无限。在昆仑山脉和喀喇昆仑山脉的夹缝中,让人感受着“万山之袒”的雄峻与壮美,也看到了流向塔里木盆地的两大河的上游河段

昨晚由于在夜色中走进麻扎兵站,看不清四周景色。今天一大早起来,看到了从麻扎兵站门口汹涌奔腾的一条大河,这就是塔里木河的正源河——叶尔羌河,发源于喀喇昆仑山北麓的这条大河,全长1079公里,是新疆喀什地区的母亲河。我们在兵站油库给每部车加满了油,今天计划行驶270多公里。

麻扎,是通向世界第二高峰——乔戈里峰(海拔8611米)的必经之路,从这里向西行30多公里,经麻扎瓦提向南翻越海拔5000米的阿格勒达坂,便能看到雄伟的乔戈里峰了,但要前往乔戈里峰脚下,道路十分艰险,需要做特殊的准备才能成行。

上午9点多,我们告别了麻扎兵站,又踏上了挺进大红柳滩的路程。

从麻扎出发,一直沿着叶尔羌河河谷行驶,原来这段道路还是比较好的,由于1999年的一场大洪水,把很多路段都冲毁了,现在还有几段路要在乱石河道上通过,但路程都不长。

走出叶尔羌河谷,接着就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柯克阿特达坂,人们也叫它黑长达坂,这座达坂是雨季最容易发生塌方和泥石流的路段。由于所处的地质构造很松软,一遇雨水和冰雪消融,就很容易引起塌方和泥石流滑坡,在这段路上时常发生阻断交通的事情。不过在这个季节里,是很少发生断路的。

盘行在山路上,可以看到很多山体都呈灰黑色,可能与地层中蕴藏着的煤层有关。一路上非常顺利,中午1时左右,到达了柯克阿特达坂的最高处,蓝天白云,雪岭逶迤,的确让大家心旷神怡。在达坂公路的最高点上,是新疆喀什地区和和田地区的分界点,往前走一直到界山,都是和田地区的地界。

下午5点翻过赛图拉达坂,到达“新藏线最热闹的地方”——三十里营房。

三十里营房其实并不大,只是这里有被中央军委命名表彰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。这里是新藏线通往喀喇昆仑山口的必经之地,也是唯一有女军人生活的高山区。

由于三十里营房海拔只有3600米,过往的车辆和旅行者都喜欢在此食宿。今天,除了兵站和医疗站外,还出现了十几家食宿站,而且还是各种风味俱全,川菜、新疆菜、山东、陕西、甘肃等各种风味,还能让人们有个口味选择。私营的修车铺、加油站、商店、住宿站还真挺全,确实给人挺热闹的印象。不过,在这高原上,要想吃顿饭,加桶油恐怕要比平原地区多掏出一倍的钱,我们觉得这是挺正常的,因为这里所有的物资来得太不容易了。

从三十里营房出发,沿着和田河的支流——喀拉喀什河行进,虽不是柏油路,但细小砂石充填的路面还算平整,车速甚至能达90公里/小时。新疆线从康西瓦达坂开始,公路开始在相对平缓的高原面上延展,高达五六千米的山峰在这里只能看到低矮的山峦,上覆白色的冰雪。

在缓和的高原面上,新藏路在很多路段并没有固定的路基,昨天你开车过去,晚上一场雨雪后,第二天回来可能就改线了。这就是至今对新藏路的长度无法准确测定的原因。

路会变,但那条电话线不会变,由无数根线杆排列成一道永恒的新藏线。如果在夜行时或者偏离路线时,您只要看到那条电话线,就看到了希望,就不会偏离方向。虽然今天的新藏路比起过去有了很大改观,但人们对电话线仍记怀着那段情感。

太阳西下时,我们到达了大红柳滩兵站,在这海拔4200米处,生长着一簇簇红柳,它们用顽强的生命力展示着高原风景和魅力。

在大红柳滩兵站的一夜,有几个人感觉有高原反应。第二天清早,我们大家在兵站吃早餐并加满油,9时整出发,今天的目标是要过界山达坂到达西藏日土县的多玛区,行程300公里。

界山达坂其实并不是形似天堑的垭口,而是一座低平的山口。这里没有蜿蜒盘旋的山路,大部分都是坦荡的大道。

从界山到多玛一段,基本上也是沿着一条河道行驶,但前方经常出现几条车辙,只能不时地停下来确认路线。

就这样,摸索了近4个小时,终于到达了位于西藏日土县多玛区的多玛兵站,这里海拔4300多米。安排好宿营,已是夜里11点多了。


羊皮筏是雅鲁藏布江上游的重要交通工具(杨秉政 摄)



新藏路周围的景色既可以说是雄浑壮阔,也可以说是苍凉单调,也许这正是它的特色和魅力


沿着坦荡的新藏公路,走向纯朴的班公湖畔,而日土县城多少有点现代化的味道

离开多玛后,新藏公路路况非常好,平坦宽阔的砂石路面,汽车跑起来非常快意。

大约行驶60多公里后,突然眼前一片浩瀚的大湖,水天相接,碧水如镜的绝美景观出现了,这就是阿里高原上著名的圣湖——班公湖。

位于西藏日土县境内的班公湖,又名叫错木昂拉仁波,意为“仙鹅长湖”,海拔4242米,是中国和克什米尔地区交界的著名国际湖。全湖面积604平方公里,其中在我国境内有413平方公里,湖盆形态呈狭长型,两端水面开阔,中部为河道型水体,东西长约150公里,平均宽度2—5公里,最窄处只有5米,在我国境内的湖体东西长110公里。班公湖根据形态、水深和湖水性质特征分东、中、西三部分。西湖伸入克什米尔地区,称鄂姆博湖,面积273平方公里,其中在我国境内有82平方公里。中、西湖为咸水。

晚上10点多,我们到达了离班公湖10几公里处的日土县城,这是从叶城出发以来经过的第一座县城,海拔4312米。

德汝镇,日土县城所在地,夜色中显得十分安静,在一条大街西侧,有不少两三层的楼房。这里有多家餐馆,晚上还挺热闹,我们选择了一家川味风格的餐馆吃饭,大师傅还真能做出几个像样的川菜。小镇上到晚上除餐馆营业外,还有商店、卡拉OK歌厅等都开门营业,看起来,今天地处僻远的高原小镇,也有点现代生活的味道了。不方便的一是电,二是通信。不过据餐馆老板讲,到明年就好了,等新藏光缆修通了,新的发电站搞好了,日土就方便多了。

狮泉河镇,阿里高原上最大的城镇和政治文化中心,经过五天的行程,我们终于踏上了这片土地

8月30日,在日土吃过早餐后,匆匆上路向狮泉河镇进发。狮泉河也叫噶尔,是今天阿里地区行署和噶尔县府所在地。噶尔,藏语的语意为“帐蓬、兵营”。旧西藏噶厦政府在抗击克什米尔的森巴(锡克族)军队入侵时,甘登次旺率兵打败森巴军队后曾在此扎营,由此得名。清代设宗,阿里首府一直在噶尔亚沙。西藏和平解放后,1959年开始筹组各级人民政府,建立各县,1966年阿里地区政府迁至狮泉河镇。1988年9月,噶尔县府也迁至狮泉河镇。现在,阿里地区管辖7县1镇 30区公所和10乡,总面积约18万平方公里,人口只有5万多人,每平方公里平均不足0.3人,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地区之一。

下午14时,经过122公里的跋涉,我们终于看到了狮泉河镇。在高原上,狮泉河已是一座很具规模的城镇了,平整的柏油路面和宽阔的街道,三、四层的楼房比比皆是,大街上人来车往,十分热闹,与我想象中的阿里城镇截然不同。大街上一家家餐馆、商店并列,到处是身着藏饰的人们,充满了浓郁的藏区风情。

离开狮泉河,再走430公里就可到达新藏线的终点普兰了。如果要转入札达去造访古格王国遗址和托林寺等地,则需要再行进280公里,车程约一天。到普兰之后,我们放松地休整了两天。这之后的路走起来就像是高速公路,对新藏公路的灵魂和精神的感悟在于从新疆进入西藏的过程,而一旦踏上高原却体会不到那份艰险和剌激了,大有“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之感。

走过阿里高原,最喜欢听和最想唱的就是李娜的那首《走进西藏》,好像内心深处的很多东西在阿里高原得到了释放,也许正像歌中唱到的:走进西藏,也许会发现理想。这种强烈又自然流露的感受,有些实在是无法言喻的。但我只想说,走过新藏线,你会发现自然,但更能发现自我。

责任编辑 / [color=rgb(0, 155, 255) !important]王牧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回顶部